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象晋城 > 热点专题 > 晋城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寺河烈士陵园
教育基地
2010年06月11日 10:39:48    来源:晋城在线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寺河革命烈士英雄事迹简介

    寺河村位于泽州县、沁水、阳城三县交界之处,背靠洞阳山,面对长河水,是个依山傍水的丘岭山村,全村有着1200多口人,耕种着1700余亩土地,寺河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寺河人民用鲜血和生命给我们谱写出了一部光荣的革命斗争史。

    早在一九三七年,寺河就建立了党支部,当时的党支部书记是李生元;党支部副书记是李德茂;组织委员张生地;宣传委员李小金;从那时起寺河党支部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带领群众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斗争。

    然而,在那兵荒马乱、灾荒连年的时代里,寺河村的人民与全国广大劳苦大众一样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过着食不饱肚,衣不遮身的日子,再加上日本鬼子的烧杀抢,三光政策和国民党反动派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和压迫,饥寒交迫的劳苦大众便开始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生活。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贫苦农民王毛计,因奶奶生病,向汉奸李末屯借了10元现大洋,三天后,连本加利成了100元,地主逼的他,让他在三天内还齐债。天哪,当时的穷人穷的叮当响,哪里有这100元现大洋,地主就抢走了他的粮食和衣物,还抢走了他老婆顶债,可怜那王毛计全家,被活活饿死,汉奸李末屯霸占了他的全部家产。

    贫农甄小忙因有三亩好地被地主看中,他们便加以刁民之罪使他倾家荡产,全家四口人在大年三十被饿死在自己的冷坑上。当时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在寺河并不是一户两户十户八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

    苦大仇深的农民李生元、李德茂,张生地等人对这种人吃人的剥削制度,非常气愤,他们为了给贫苦农民报仇出气,就找地主李末屯算帐评理,但地主李末屯就指使他的狗腿子打李生元,李生元长得三高六大,狗腿子根本不是李生元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李生元打翻在地,这时狗腿子就装腔作势倒在地上,说是李生元打死人了,于是地主李末屯就大设刑堂,致使李生元吃上了冤枉官司。被罚了80元现大洋,40匹白布,当时的穷人穷的叮当响,没有钱交罚款,李生元的父亲被迫卖掉自己仅有的10亩好地,才算平息了这场官司。

    从以上这些血泪史中大家可以看到在那暗无天日的社会里根本就没有穷人的出路。

    于是党支部就及时召开了会议进行研究,认为光靠支部几个人跟他们的黑暗势力斗争不是办法,蛮干吃亏的还是穷人,必须把广大贫苦农民组织起来,有理、有利、有节地同他们开展斗争。才能杀下反动阶级的嚣张气焰。

    一九三八年春,寺河的伪村副地主李末屯,霸占了义仑粮50担,在青黄不接时,不放债借粮,逼得人们无法生活,李生元和李德茂商议后,公开组织农会带领群众,住进伪村公所,痛斥李末屯一伙人的罪行,揭毁义仓,把粮食分给了在生死线上的贫苦农民,剩余粮食送给了八路军120担,支援了抗日前线。同时还清算了李末屯的贪污帐,在党支部的领导下,村里的各项工作开展的非常顺利,同时也吓坏了地主汉奸的狗胆,他们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就组织了一个30余人的红枪会,由李双牛为会长,专授伪村副李末屯、汉奸郭永福为领导,由他们给闾长、邻长、地主富农撑腰。

    李生元、李德茂、张生地等同志为了对付红枪会,于是研究决定成立了村抗日政府自卫队,在党支部的领导下,与地主的红枪会开始了政治上的斗争。一九三八年冬,党支部又带领群众砍掉了北坡上的几十棵大树,卖掉后积资办起了合作社,由李生元、樊可田、李锁贵负责。改善了贫苦大众的生活水平。

    汉奸李双牛看到十分气恼,就同李末屯阴谋订计,带领红枪会在村捣乱,闹得鸡犬不宁,人心不安,他们勾结东沟日本警备队闫树昌来寺河袭击农民武装自卫队,破坏抗日政府。

    为了保护农民自卫队,当时支部就派李建林到沁水端氏找到八路军一二九师唐天彪部队,要求给予帮助,当时唐司令为了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派出了八路军战士到寺河解散了红枪会,抓走了李双牛,解除了伪村公所,教训了地主李末屯等一伙汉奸。为了宣传抗日工作,扩大抗日工作在群众中的影响,八路军又帮助支部成立了一个秧歌会,进行革命宣传活动,秧歌会由李德茂同志领导,从此群众情绪高涨,抗日斗争更加活跃,支部又带领群众大力开展减租减息,开仓济贫,砍树办社,护送革命干部,在李生元的弟弟李永生的带领下,全村一次就有25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当时有首宣传参军歌叫“八路军,八路军,快快参加八路军,八路军是咱们贫下中农的子弟兵”。在这样的宣传下,有力的推动了周围很多村子的参军热潮和抗日必胜的信心。寺河成了太行山区的一面抗日红旗,英雄的寺河人民成了日本侵略军占领晋城不可逾越的障碍,所以驻晋城的日本联军松田大佐对东沟、周村两镇的日军下达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拔掉寺河这个抗日钉子。

    一九四零年二月的一天,日伪军包围了寺河村,企图捕捉全村的共产党员和抗日群众,因事先得到了地下党组织的情报,群众得到了及时转移,为了掩护群众转移,党支部书记李生元不幸落入了敌人的魔掌,敌人把李生元同志抓到二十里铺,说尽了好话,耍尽了花招,也用尽了骇人听闻的酷刑,要李生元同志招降村中党员干部的名单,让他们停止抗日活动,却遭到了李生元同志的顽强抗拒。于是日寇兽性大发,用刺刀将李生元同志的锁骨穿透、穿上铁链、吊在梁上进行毒打,使李生元同志昏倒过多次,又被他们用冷水泼醒,李生元同志醒后还是破口大骂日寇汉奸,敌人恼羞成怒,将李生元大卸八块喂狼狗。在他奄奄一息之时,他用牙关咬着仇恨,低亢而有力的呼喊着“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英勇地牺牲了。李生元同志牺牲时年仅33岁。

    李生元同志牺牲后,苦难又一次降临在寺河人民的头上,国民党县党部徐树文为了剿尽杀绝寺河的共产党员,在一九四零年元月,又勾结日寇对寺河村进行了疯狂的扫荡,又捕捉了李建林、李永生、王接怀、张金元等人,被捕后敌人对他们采用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坐老虎凳、扛杆压、灌辣椒水,但他们都宁死不屈,没有吐出半句真言。在敌人强迫他们运粮时,半路上一起逃出了敌人的魔爪。

    他们逃跑后问题就更加严重,白天鬼子来抢劫,黑夜伪军来骚乱,闹得全村人白天怕鬼,黑夜怕匪,家家东躲西藏,无法生活,党支部与上级党组织也失掉了联系,副支书李德茂心急如焚,他为了尽快恢复支部工作,就派共产党员李建林同志试探着到大阳镇城隍庙找了一个和尚,党的地下联络员联系,终于在大南村镇窑河村找到了晋北县委书记闫一洪和副书记王维庄同志,领取了上级指示,“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反对急躁和暴漏”。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李德茂再次组织秧歌会,以唱秧歌为掩护,又开始组织群众进行抗日宣传工作,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势力破坏抗日工作的罪行。

    一九四二年春,党支部和自卫队已全部转入地下活动,为了教训日伪军,就派自卫队在通往东沟镇的路上打死日伪军1名,缴获步枪1支,子弹10发。一九四二年冬在国民党27军的李国斌要到阳城县当县长,在通过沟南半坡村时,由我支部带领自卫队配合区干部把他们团团围住,经过激战,消灭了大部分敌人,歼灭了敌人一个营,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全部送给了八路军,武装了人民军队,自卫队因转入地下斗争不便于带枪支,只少量留了些手榴弹,随后自卫队又配合老二团在苇町小河路上伏击了日伪军军车10辆,活捉了三个受伤的日本兵。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有力的支持了抗日前线。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寺河村党支部书记李生元同志牺牲后,寺河抗日斗争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寺河的革命烈火燃烧的更加旺盛,党支部领导群众开展了各项斗争,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伟大胜利,也吓破了地主富农、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寇狗腿子们的狗胆,他们为了摧毁寺河村的抗日力量和党支部活动,一九四三年阴历六月初五,国民党县党部徐树文又纠集了一个庞大的扫荡队,日本一个中队,东沟日警备队全体。

    由日本中队长太川一雄指挥,徐树文、郭永福督促,由本村汉奸李保全、李末屯带路,秘密地对寺河进行了扫荡,鬼子兵、日警备队进村后在村内四周架起了机枪,把村中的老百姓统统赶到东北大庙前的一块空地上,鬼子挥舞着刺刀逼问“谁是共产党、谁是土八路,谁和八路军有联系”。刺刀威胁、皮鞭抽打,鬼子翻译官还许愿说:“谁说出共产党、土八路的给他大官和金钱”。但是共产党员、抗日干部就在人群中,却没有一人指供。晌午已过,敌人气急败坏,鬼子中队长又指挥把机枪调到西北角的土塄上,强迫群众面对机枪口跪在地上,但群众还是怒目相视,无一人答话,敌人十分恼火,随后拖出了四五个基本群众,他们是甄来群、甄随牛、樊福田、王随群,鬼子用机枪射杀了这五个人,在场的李德茂等人正准备挺身而出,突然山上传来了枪声,原来是寺河村的中心站交通员共产党员张锁成,正护送两名八路军战士路过此地,听到村内有枪声而且火光冲天,知道情况不好,急中生智,三人打了链子枪,满山吹口哨,虚张了一下声势,村内的鬼子和日警备队摸不清情况,唯恐山后八路军大部队过来,才慌忙收兵跑回了东沟镇,才使寺河群众避免了一场更大的残杀。

    猎人从野兽口里夺出猎物,野兽还会来寻这个食物,嗜杀成性的日本鬼子被八路军惊散了他们的屠杀梦,他们又在策划新的更大的屠杀。不久日本鬼子又收买了叛徒村长王锁奎,条件是事成后给他大官金钱和东沟维持会会长职务,于是这些民族败类,点头哈腰,答应为其主子效劳。同年七月初二晚上,寺河党支部和农会干部共14人在本村樊角召开联席会议,叛徒王锁奎就把真实情况告诉了汉奸李保全,让他连夜送信到东沟镇日本人手中,他为了不露出马脚,他还是照样参加会议。初二夜,伸手不见五指,天阴的黑沉沉的,时而响着雷声,十一点多钟突然院子被敌人包围,敌人已上房压顶,大门外也布满了敌人,鬼子和日警备队在门外乱喊乱叫,要里边的人投降交枪,李德茂看到事态严重,当机立断说:“同志们我开路,大家跟我冲,趁天黑大家突围出去,能活一个算一个,”他用身上仅带的一颗手榴弹向外扔去,由于天黑,没有掌握好距离,扔远了,门口的鬼子没有炸着,他们刚跑到门口就被鬼子和日警备队用枪把他们打倒在地,其他同志随手举起棍棒与日伪军展开了激烈搏斗,因手无寸铁,寡不敌众,他们都被蜂拥上来的鬼子抓捕,总共抓走14人,除共产党;李锁贵半途逃脱外,其余全部被带到东沟镇日军据点里,经过短时间、野蛮的审问、吊顶、捆绑,进行非人的摧残,特别是对李德茂、张生地等七名共产党员进行了亚杠杆,灌辣椒水,用水柱烫,都不能使他们屈服,他们大骂汉奸郭永福和日本鬼子,在刑场上他们坚贞不屈,大义凛然高呼着打倒日本汉奸走狗!中国共产党万岁!坚决抗战到底的口号,11名好党员、好干部就这样英勇的牺牲了。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寺河三十二名革命烈士前前后后牺牲在敌人的枪口和屠刀下,但是英勇的寺河人民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擦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伙伴的尸体,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一直继续战斗着,直至取得革命的最后胜利。多少年过去了,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也没有忘记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给全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和仇恨。县政府为纪念该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死难的32名烈士而修建了寺河烈士纪念厅。1971年原晋城县委又在此基础上树起纪念碑,建起纪念馆,修建了寺河烈士陵园。历经数十载风雨沧桑,陵园房屋年久失修、陈列设施老化、教育功能弱化等问题日益显现。2006年,寺河村党支部、村委会在上级的支持帮助下,多方筹资30余万元另选新址,重修了寺河烈士陵园。新陵园占地面积7598平方米,建筑面积746平方米,主要建筑有仿古门楼、革命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此后,又陆续投资40余万元对纪念馆展厅进行了重新布展,对陵园内外进行了硬化、绿化和美化,使寺河烈士陵园成为后人缅怀革命先烈、激发爱国热情的一处不可多得的场所,先后被泽州县委、晋城市委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廉政教育基地和党史研究基地。2008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所利蓉主任莅临寺河烈士陵园检查指导工作,对寺河村弘扬英烈精神,重建烈士陵园,教育激励后人的做法给予了很高评价。

责编:宋鹏鹏

我要打印】   【编辑信箱】   【纠错热线】   【评论】   【推荐】   【收藏
  相关链接
 
  您还要浏览: 网上查询 | 印象晋城 | 政务公开 | 在线办事 | 互动交流  >>> 网站首页
  您还想搜索:本站
互联网
提供信息线索:jcxxzx@jconline.cn       我要投稿
晋城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晋城在线"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晋城市信息中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晋城在线",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 稿件来源:晋城在线"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晋城在线",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