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晋城经济
 

山区农村该往何处去?
晋城经济2015第6
2016年01月28日 16:25:49    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张志敏

    国庆前夕,笔者与市新闻办、太行日报社、电视总台、晋城在线网站的10名记者分为3个小组,在泽州县高都镇、柳树口镇和晋庙铺镇的6个村,进行了为期两周的住村采访锻炼。两周时间,让笔者深切地感受到了国家发展经济、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建设的强烈脉动,但同时也看到了山区农村凋敝的民舍,留守老人的无奈,大量土地的荒芜……山区农村出路在何方,究竟如何发展?这不能不说是萦绕心头的一大忧虑。

    年轻人进城就业就学,村里只有老人留守

    圪针掌村,是柳树口镇最西边的村,村北紧挨晋张公路,向西步行两三公里便可到珏山景区晋焦高速公路的入口处,离市区也就是20分钟左右的路程。然而,交通如此便利的村庄,人口居然流失三分之二。村委主任张振华说:“全村380多人,长年住在村里的不足百人。”31岁的张剑华,今年刚当选村委主任,是全村年龄最小的人。实际上,他在城里也买了房,与几个朋友合伙开办了一家公司,专门为宾馆和饭店提供日常用品洗涤服务,也不常回村里来住。回村参选村委主任,还是村里的老人和镇政府多次做动员工作的结果。我们在这个村共住了3天,天天在村里转悠,不仅没有遇到年轻人,而且连个学龄前的儿童也没见着。以前说,农村留守人员是“613899”部队,现在这支队伍中的儿童和育龄妇女也不见了,全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圪针掌村的情况,在同镇的北石瓮村,晋庙铺镇的范谷坨村、大山河村,高都镇的北刘庄村同样存在,流失的人口总数超过了60%。我们这次住村锻炼,泽州县政府提供了最大的方便,安排所住的村庄都在山区边缘地带,没有一个位于深山区。这些离城较近的村庄,人口流失尚且如此严重,地处深山区的农村可想而知。这些行政村,多数由几个自然村组成,十几年前还是村村有人,现在不少村已经消失。大山河村7个自然村,目前只剩下4个。圪针掌村3个自然村,前几年藏荫村人去村空。自然村向中心村转移,年轻的男性农民奔向城镇打工,儿童则“绑架”着母亲去距离学校近的地方居住求学,这似乎成了一条人人皆知的“约定”。晋庙铺镇黑石岭村潜海英雄刘开周的父亲刘二为说,学校向城镇集中,倒逼着人们向城镇转移,这是近年来农村人口流失的主要原因。

    乡愁不再,“农民工”老了?

    村里目前五六十岁的人最多,而他们也都有进城打工的经历。现在城里工厂不需要他们了,这么大年纪的人,即便讨个看大门的差事,也得走走人情,大费周章。他们的出路只有一条,打道回府,收拾收拾陈旧的老屋,将就走完人生的后半截。

    这些人并不需要特别劳作,只种够一家人吃的粮食,多余的地宁可荒芜。虽然房子陈旧,甚至墙皮脱落,也不屑于修补。没人住的院落,任凭其倒塌颓败。他们生活安闲,衣着整齐,街道和庭院倒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太阳升起落下,没事时,三三俩俩围坐在一块儿聊天。

    乡愁,曾是系在游子心头的一块痛,即便千里万里,家乡也拴着双脚。现在屋子空了,田地荒了,回来做甚?北石瓮村村委主任董虎孩,两个子女都在市区安了家。呆在村里的老俩口,除了中秋节和春节,平日里见不到晚辈一面。他说:“他们在外面打拼,也不容易。”村里正在建设祈福寺旅游景区,等到将来有了收益,也许还能回来?眼下叫他们回家,那就意味着没了收入。

    过去村里人多,村村有小学,每天清晨学校里飘出的朗朗读书声,给人以希望和寄托。现在废弃的学校,院子里长满了一人高的蒿草没人打里。东交河村是圪针掌中心村的自然村,也曾有小学校,十多年前就荒在了那里,教室房顶歪斜四墙裂缝。说是学生向中心村小学迁移,然而圪针掌村崭新的小学校,并没能留住小学生向外迁的脚步。圪针掌村的小学校空了,改成村卫生所,卫生所没医生,又改作了党员活动室……一间新房子,几易面目,也见不到个人影。

    没了小学校,村里的老人们把心思放在了修庙上。这几个乡镇,不少条件好的村都修起了漂亮的庙宇。圪针掌村没钱,但修庙的呼声却很高。他们听说市里来了记者,纷纷围拢过来,异口同声地要求我们督促镇村干部赶紧修庙,表示如果钱不够,大伙儿还可以捐点。我们问大家,村里要修庙,知道庙里敬的什么神吗?大伙则大摇其头,说“反正那个老爷可大着呢”。百姓要求修庙,其实不在庙,他们修的是“乡愁”啊。村里没了小学校,没了卫生所,没了小卖部,没了活动娱乐场所……修庙,成了他们最后的守望。

    山区农村发展乏力

    这些年市县两级政府出台大量优惠政策,扶持发展农村经济,村村通了水泥路,对有些条件恶劣的山村采取移民并庄的办法,迁出了大山。然而,财政支撑能力是有限的,不可能短时间内把大山里的村庄全部迁出去,生活在那里的人还得发展。

    但是,没了劳动力,发展就没有了依托;没了乡愁,发展更是缺乏动力。大山河村党支部书记田小靠,过去在城里经营过运输业,开办过化工厂,村里的老人们都认为他是能人,将他请了回来,带领大伙一起致富。他承包了村里的一座大山,山顶上有500亩粮田,山腰和山脚下还有近千亩耕地。他决心利用这些土地,生产市场上受欢迎的有机农产品。这些年,他先后投资300多万元,修了条通往山顶的简易公路,又花了几十万元,购来粮食加工设备。山坡上条件好点的地,他种上了果树,差点的则退耕还林。山顶上和山脚下的平地,坚持不施用化肥和农药,生产有机粮。粮食和干水果生产出来了,但是让人很伤心:一是产量很低,二是品相不好,三是没有相关部门认证,得不到市场的认可。水果烂在园里,没人采摘。粮食加工后,小包装放在超市,仅比普通粮食价格贵了30%,还是无人问津。由于投入和产出极不匹配,跟着他干的几个老哥们儿,有的失去信心退出了。两个大学毕业的儿子,宁可在城里打工,也不愿跟着父亲来开创这项“挣大钱”的事业。承包的大山依然得投入,劳动用工每人每天30元,虽然不算高,但得当天结算。田小靠没法,只得肯求当教师的妻子,拿出工资卡来应对。

    圪针掌村年轻的村委主任张振华,有个大胆想法,就是提调村北白洋泉河的河水,发展大棚有机菜。待到村里经济发展了,吸引力充足了,不愁“外出的小伙伴儿”不回来!8月份,市水务局科长秦晨,被派到这个村担任党支部第一书记,他今年32岁,仅比张振华年长一岁。两个小伙子一合计,觉得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于是,张振华自掏腰包20万元,又从县里申请了几十万元精确扶贫款,启动了第一期工程。他们决心冬前修起两栋温室和5栋春秋大棚,元旦春节就要在市场上见到自己种的有机菜。工程干到一半,资金便紧张起来,他们请市水务局长杜平前来指导帮助。杜局长见他们为难,表示大棚建起来后,可以资助他们进行棚膜滴灌。现在,圪针掌村已经派出了2名农民,到陵川县潞城镇学习种菜技术。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们的成功,但是能否把城里的小伙伴儿“吸”回来,却在心里大打折扣。

    建设留得住“乡愁”的村庄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没有农村的小康便没有全社会的小康。而山区农村,则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难点中的难点。近十年来,我们持续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不少农村政策据此设计,总的要求是实现农村经济繁荣、设施完善、环境优美、文明和谐的目标。现在回过头来看,从“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五项工作进行考察,我市“三农”工作还是进展明显,成果显著。尤其是管理民主方面,实现了村委民主选举、民主决策和村政公开,其他几项由于缺乏刚性的评价标准,加之各地发展不平衡,虽有差距,但总体上与10年前相比,有质的飞跃。

    在山区农村,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相对落后。虽然劳务输出给那里的居民带来了大幅的收入增长,但受集体经济脆弱、土地产出效率低、不利于推进机械化等因素的制约,当地的生产却很难说有发展。村子里新房稀少,也谈不上整洁。基础设施,除了通水泥路,也乏善可陈。文化娱乐,更是贫乏。山区农村要发展,必须营造浓厚的“乡愁”。何谓“乡愁”?乡愁是心中的根,是从心灵深处涌出的对家乡的向往,是文化。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不如家乡美好。外出的人在外面受多大委曲,只要挣了钱、发了迹,还是要回家“显摆显摆”,在族人面前展示成功。过去有“衣锦还乡”一说,回来了还要为家乡的发展加油添力。

    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建设“美丽乡村”,要把营造“乡愁”做为重点,尤其要重视恢复和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激发山区群众爱家乡建家乡的热情。这些年,随着养老、医疗等一系列社会保险机制的建立和推进,山区群众衣食无忧,基本上过着温饱和小康生活。他们之所以觉得生活没奔头,心里空荡荡,主要原因是基础设施少、小学离家远、文化娱乐生活单调。现在提倡“精准扶贫”,我们要抓住政策的机遇,集中资金,创新办法,搞好山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给群众通电通水通气。在此基础上,有目的地培育和建设一批具有辐射能力的山区中心村。中心村有小学校、商贸中心、书店网站、茶馆酒吧、戏台影院等设施,让周边村的居民不出2公里就能购买到日常生活用品、学龄儿童实现就近上学,同时还可以参与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生活。山区居民日常用品购买容易,有儿童绕膝享受天伦之乐,有文化娱乐调剂生活,住着安稳舒适,“乡愁”才会迎面而来。

    林牧旅特是山区发展经济的重头戏

    山区农村发展并非没有出路,主要是缺资金、缺人力。实际上,与平原地区相比,山区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一是土地多,二是风景好,三是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四是有矿产。有眼光的资本家,早已把触角伸进了山区。合聚集团、摩天集团看准圪针掌村紧邻珏山景区、东刘庄村正在建设丹河湿地公园,距离市区均只有十几公里的优势,以每亩六七百元的价格流转了村民几十亩土地,取得了数千亩山坡使用权,等待开发别墅庄园,迎合未来中产阶级的住房消费趋势。市收藏协会会长靳雪玲看到圪针掌村山上独特的红石资源,在当地政府支持下,划山开矿,将加工生产的工艺品远销到丹麦。山区农村只要找准优势,整合资源,创新政策,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就能在不长的时间内实现经济腾飞。

    一是发展林牧庄园。山区农村地域广阔,虽因立地条件所限不利于种粮,但宜林宜牧,发展林业庄园和畜牧养殖庄园,极易取得大规模低成本效益。目前要尽快给包括荒山在内的土地确权,保障农民权益。土地使用权的确定,使土地流转有了法律依据,不仅为特色农产品的大量生产筑通了道路,而且可以促进庄园化管理模式,降低政府对山区农村的管理成本。

    二是发展山村旅游。山区地处偏僻,但空气好景色美,这些年随着道路的通畅,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喜欢到山区农村度假。白铁河是柳树口镇黄围村的一个自然庄,抗战时曾做过晋东县委驻地,非常隐蔽。这个庄多年前就成了空村,前年,庄里的村民组长返回来,动员村民翻修了旧房,并刷白墙壁,开办“农家乐”,迎接晋豫两省的驴友和自行车骑友入住。他们旧房利用增加了收入,还连带着把附近各村的土特产也卖了出去。北石瓮村、范谷坨村利用各自优势,引进资金,把村子建成了颇具规模的旅游景区。他们的做法都值得借鉴。

    三是发展特色产业。山区矿产资源和野生动植物资丰富,合理利用同样可以发展经济。靳雪玲采掘少量红石,就能加工制作大批的手串、茶台、书枕等小型工艺品,并推销到国内外的旅游市场。我们在现场观看,采石对环境的影响并不大,如果调动当地居民参与制作,提高红石工艺品产量,可进一步放大增收效应。除了矿产,山区的杂木也可有计划地间伐利用,制作各具特色的工艺品。多品类中药材,可以通过采集和驯化种植,发展和建设药材生产基地。划定区域,放养小动物,开发狩猎场,变牧为捕,也未尝不可。这些特色产业,有的已经取得了成功经验,有的还需要开拓思路,创新政策。总之,林牧挂帅、旅游和唱、以特取胜,应当作为发展山区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针。

 (作者单位:太行日报社)

责编:樊媛媛

我要打印】   【编辑信箱】   【纠错热线】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33.9K
 
  您还要浏览: 网上查询 | 印象晋城 | 政务公开 | 在线办事 | 互动交流  >>> 网站首页
  您还想搜索:本站
互联网
提供信息线索:jcxxzx@jconline.cn       我要投稿
晋城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晋城在线"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晋城市信息中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晋城在线",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 稿件来源:晋城在线"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晋城在线",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